一只谷仓猫头鹰

一个坑

感觉这个坑写得还可以,希望看看别人的感想_(:з」∠)_

要是算上冻在冰里的五十年的话,Steve应该已经有六十一岁了,也就是说,绝对不适合去学校了,然而显然,魔法界的人觉得这五十年不算数,而Fury校长和Coulson副校长十分希望他能去Hogwards完成他的学业,而你懂的,他显然负担不起房租啊或者是日常开销,于是他同意了。

对角巷之行
Steve坚决要求自己一个人去对角巷,他是个已经61岁的老人了,生理年龄的11岁可不代表心理年龄的11岁。
显然这么想的人不止他一个。
走进魔杖店的Steve看着一个人试着魔杖的男孩子。
他的身材比较匀称,黑色的头发看上去手感很好。
Steve习惯性地打量着男孩的背影。
看样子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Wow,老头,到底是我选择它们还是它们选择我?要我说的话,这些给我的感觉都一般,为什么不直接把你刚刚塞到后面柜子里的那支拿给我呢?”
Steve皱了皱眉。
被戳穿了的魔杖店老板一边一本正经地说:“天呐,非凡的眼光,Stark家族的小少爷果然名不虚传!”一边抽出了盒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非常——非常罕见的组合,十一英寸,柏树的树心,凤凰尾羽。你们一定非常的契合,它自从你一踏进店门就在蠢蠢欲动了。这是一根魔力十分强大的魔杖,并且还十分,十分的有创造力。”
男孩翻了个白眼(别问为什么,Steve感觉到了。),接过魔杖随手一挥。
什么都没有发生。
男孩挑了个眉,无言地看向魔杖店老板。
魔杖店老板的眉毛绞成一团,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不应该啊,这不该是这样的,不对劲,一定是有哪里不对,对,不可能的,梅林啊。”
Steve看到男孩的口袋动了一下,然后男孩怔了一下,难以置信地把手伸进了口袋。
“咳咳,恩,没关系,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魔力还不够无法完成什么“宏伟”的魔法,”Steve看着那男孩缓缓地侧过身子,对魔杖店老板露出一个完美的假笑。“我就要这一支了。”
天呐他长得真好看,看那眼睛,虽然Steve自己的蓝眼睛常常被人赞美,但那男孩的眼睛就好像是他小时候的午后妈妈浇在他煎饼上的枫糖酱一样甜蜜温暖,还有他的睫毛,就像。。。
“Whoa,Whoa,Whoa,你家里人难道没跟你说过这么无礼地盯着别人看是会被抓到阿兹卡班去的?”男孩转过身来面对他,看清楚他的全貌时貌似愣了一下,接着马上摆出一个挑衅的假笑。
真好,一个典型的斯莱特林,Steve心想,我刚刚差点在心里为这样一个小混蛋写了十四行诗。
于是他想也不想地反击了回去:“至少我不会想也不想地就扯出一大堆谎言,真要说起来,阿兹卡班大概更欢迎你。”
男孩的表情一僵,那双原本温暖的棕瞳似乎也失去了暖意,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么,看来是我想错了,”他慢吞吞地说道,“不管怎么说,很高兴见到你,Rogers先生。”
Steve的脑子顿时一片混乱,当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想问个清楚时,那个男孩早就不见踪影了。
一旁目睹了全程的魔杖店老板扶了扶红色的墨镜。
年轻人啊。。。

Steve的选魔杖过程简直就是灾难,最后他攥着那根十二英寸,松木,龙心腱的魔杖踏出店门时,感觉天空都亮了。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即使不是在那么繁忙的开学前,对角巷依然人满为患,而那些贵族们还在唯恐巫师界人口越来越少。
他漫不经心地一边想着一边往书店走。
突然,他感觉周围好像有些不对劲,他不着痕迹地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身边多出了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子。
或许是发现了他的目光,她抬起头,冲他点了点头。
哦,太好了。Steve心想。一个来监视我别惹麻烦的人。
他们就这么沉默地走了一路。
沉默地走进书店,买好书,走出来。
本来Steve还担心书店人那么多那个女孩子会不会挤不出来之类的,一回头却发现她已经抱着一摞书在他面前等着他了。
去买坩埚的时候遭遇也差不多。
那个女孩是不是给自己施了什么咒?Steve想着,也许是忽略咒?
最后要去买长袍了,Steve觉得差不多了,拐了个弯进了冷饮店,叫了两个榛子冰淇淋,坐了下来。
那女孩很自觉地在他对面坐下了,还又叫了一份手指饼干。
Steve深呼吸了一口气。
“好吧,这位女士,请问你”
“WOWNat你对我太好啦!!”
有个紫色的身影猛地扑了上来,扎进了那碟手指饼干里。
“咦,哦,嗨!”似乎是刚休息到Steve,那个一头埋进饼干里的金发男孩嚼着饼干对着他打了个招呼。“Cap,五格里索五门素辣个胡内额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离开的女生狠狠地把一杯牛奶放在他面前,坐回了Steve对面。
那男孩急急忙忙地拿起牛奶喝了一大口,咽下了嘴里的饼干渣,然后露出一脸得救了的表情。
“总而言之,”那个女生淡淡的开口。“我是Natasha•Romanoff,他是Clint•Barton,我们和你一样,是Hogwards的新生。”
Steve挑眉。
“而且我们都是Shield的特工。”
“说真的,Captain,你是怎么做到的?!听说你一挥手就把那个丑八怪给揍上了天!你可只有十岁啊!!你知道吗,Coulson他天天晚上给我讲你的故事!!天呐!!三年了!!又不是说所有人都把美国队长当作童年偶像,”那个男孩儿,或者说Clint•Barton自顾自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了一眼Steve。“哦,无意冒犯,Cap,我只是那么一说,反正我本人就不是,Nat她也不是,To,额,(Romanoff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俩的一个朋友倒是很迷你,但是他可不能用常理来算。”
说到这里他好像才终于回过神来了。
“哦……我又胡说一通了是不?要我说,这都怪T,那小子就会瞎扯,我都被他传染了。”Barton紧张地舔了一下嘴唇。“总之,很高兴认识你,Captain。”
他伸出了手。
Steve大概用了两秒钟去感叹Peggy一手创办的组织居然落到了选这样的人当特工的Fury手里。
然后第三秒,他握上了那只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