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谷仓猫头鹰

一个战场日常(?)

R76, M76向注意
开了一半的车
↖这个人根本不是司机

76作为一个老兵从来没有考虑过该如何面对性骚扰。
偶尔来自敌方的骚扰基本上当场就被他突突了,所以不存在什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
什么,他说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吗?
还有转身见和放E见。

第一次是在准备室里,他正准备冲出去,就看到麦克雷拖着步子向他走来。
“我需要治疗。”
妈的他肯定又去浪了,牛仔,哼。
他拿出生物力场,扔下,准备继续冲。
然后一秒钟前还一副精疲力尽的男人猛地把他按着胸扣进怀里。
他就那么僵硬着身子被狠狠地揉了一个生物力场的胸。
要不是敌方的死神跑过来呆呆呆他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
而且牛仔居然用了左手按住他。
晚上他洗澡的时候发现胸上红了一大片。

第二次是在守点的时候,消灭了一波敌人后大家的血都或多或少残了,于是他放了个生物力场。
原来不知道在哪儿的死神立刻瞬移到他身后。
紧紧地贴着。
他刚准备走开就感觉臀上附上了两只手。
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死神还借着斗篷的掩护又抓又揉。
这次还好,他僵硬了半个生物力场的时间以后终于回过了神,一个肘击就拉开了距离,好不容易做出了很有威严的样子打算撂个狠话什么的,死神直接把他按在了墙上。
“乖,再给我奶一口。”
手上还用力地掐了一下他的胸。
他彻底地不知所措了。
他用眼神向不远处的半藏求助,然后看着向这里走了两步的半藏被绿光一闪带走了。
妈的幼儿源。
还好在死神刚刚拉下他的上衣拉链时,敌方麦克雷冲了过来。
“It's high noon.”

然后他就开始躲着这两个走,没办法,单挑硬杠都弄不死,要是独处的话没人来打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可是有一天晚上看着半藏跑出去追击源氏然后第三天才看到他揉着腰扶着墙出门的人啊。
然而他忽略了他们都住在一个基地,而且他们都知道他的房间。
于是在单方面躲避策略的第二天早上,他一打开门,就被麦克雷用维和者抵着退回了房间。
他充满希望地看着敞开的房门。
一道黑烟飘过。
门关上了。
不好的预感。
“额,你们想干嘛?”他不安地后退了两步离开维和者的枪口,屋子里的气氛说不出的危险。
麦克雷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突然邪邪地笑了,“当然想了,宝贝。”
他又后退了两步,却突然撞上了什么。
臀部受到熟悉的揉捏。
死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
“你昨天躲了我们一天了,”面前的麦克雷也在逼近。“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在这儿干什么了。”
“或者说,”麦克雷的吐息喷在他的脸颊处,“干你。”

背后的死神一手钳住他的腰,一手粗暴地扯下了他的面罩,他向后捅的手肘动作刚进行到一半,双手就被控制住按在了后腰,头也因为被捏着下巴不得不向后仰着。
“莫里森,”死神在他耳边用沙哑的嗓子叫他的名字。“你以为你还能逃到哪去?”
面前的麦克雷轻笑一声,一下子把他的外套拉链拉到底脱到手肘,让死神好把他的双手捆起来。
“杰西,停下来,”他试图打动麦克雷。“你不想这么做的。”
“哦,杰克,”麦克雷一边撩起他的战术背心一边说。“你根本不知道。”
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死神却好像早已不耐烦似的扭过他的头就吻了上来,这个来自故人的吻凶狠而猛烈,他只能怔怔地被卷进故人眼里翻滚的欲望。
莱耶斯这些年面容并不像灵魂变化的那么多,不像他。76还没来得及感怀更多,来自胸口的刺激一下子让他在死神的嘴里闷哼出声。
麦克雷搂住他的腰笑嘻嘻地揉捏他的胸肌,他的背心被从中间划开一道开口。“别管我,我可会自己找乐子了。”
另一边胸口上也多了一只手,76的两边胸肌都在被揉弄着,嘴被死神噬咬着,他的舌头甚至被搅弄得发酸,麦克雷伏在他的肩颈处舔咬着,一阵阵刺激让他不禁双腿发软,差点逸出一声呻吟,他甚至感到下身微微有了反应。

请选择英雄。
抱歉,士兵76暂不可选。
抱歉,死神暂不可选。
抱歉,麦克雷暂不可选。

评论(3)

热度(75)

  1. 人不知一只谷仓猫头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