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谷仓猫头鹰

一个很久以前的小短篇

  他远远地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平时耀眼的金发在此时此地也带上了肃穆的气息。
  他多么想走上前去,轻拍那人的肩膀,告诉他:“This too shall pass.”,如果这样做可以抚平那人微蹙的眉头,但是他不行。
  他可以做的,只是远远地,远远地,站在数十米外,看着他向棺木印上一个轻吻,看着那人低垂的眉眼间所带的深刻的感情,而这几乎灼伤了他。
  他低下头戴起墨镜,回到了车里,胸口那里沉重的感觉叫他难以继续呼吸。

  直到车驶出了墓园他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屏住了气,大口大口地喘息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荒谬可笑。
  因为突然知道Peggy下葬而匆匆赶去现场,看到Steve的身影才定下慌乱的心神,一句话都没说又莫名其妙地走了,上帝保佑Steve没有注意到他,或者注意到了也别追问,因为他真的,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好消息是,Steve没问,事实上,一直到晚餐的时候,Tony才从工作间出来,本来他还可以再待更久,但是,他只是,没法忍受这种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的感受了。然而,因为他是Tony Stark,所以有人问了。
  “So,铁罐,你没事去墓园干嘛?”Clint•哪壶不开提哪壶•Barton头也不回地问,手里的游戏都不带停的。
  “……”他几乎要直接转身走进电梯了,该死的小鸟,然而他不行,因为今天是周四,周四电影夜,他们有规定的。“你怎么知道我去了?”
  “Come on,我看上去像是什么与世隔绝的老人吗?无意冒犯,Cap.”Clint懒懒地一摆手,“你那张脸在几乎所有的新闻台都滚动播放了一下午,Seriously,他们都不会厌的吗?”
  “Well,我能说什么呢,人人都爱钢铁侠,以及,”他耸了耸肩“那是我父亲的一个老朋友了,去看她最后一眼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对一般人来说,没有,但是对于Tony Stark来说,”红发的特工悄无声息地在他边上落座“十分,特别,不正常。”
    “天哪你把我鸡皮疙瘩都吓出来了就不能离我远点吗我还不想那么早死我工作间有一大堆工作要完成还有Pepper,Pepper会把她的高跟鞋捅进我的屁股的如果我就这么被你吓死了的话哦我的天我又停不下来了是吗来个人”
  “Tony,喝口水冷静一下。”Steve往他手里塞了一杯水,而他就这么被打断了,并且,自然而然地喝了下去。
  “噢...”他舔舔唇,手里还攥着那个杯子。

  ”。。。哦?”
  “噢。”
  “就这样?没有别的想说的了?Tony Stark!现在是凌晨两点钟,你打电话给我,就说了一个‘噢’?!”
  “Pepper甜心,我,我不知道,天哪,我,一定是他的眼睛,你知道吗,那双蓝眼睛,像海洋一样,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海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催眠人的意识,”
  “我现在就过来。”
  “从而可以让人不知不觉,什、什么?不不不!你不需要过”
  “Tony.”
  “啊啊啊Come on,怎么你也Tony我了,不要Tony我,我”
  “你和Cap怎么了?”
  “什、、、不!你怎么会往这方面去想,简直是疯了,Steve,额,Cap和我还能怎么,我对他”
  “OH MY GOD.”
  “不,不是,Pepper,你听我说”
  “你喜欢上了美国队长。”
  “Whaaaaaaaaaaaaaat?Noooooooooooooo,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笑话,亲爱的你最近幽默感下降了不少啊”
  “Tony.”
  “好吧,你是对的。”
  “……”
  “……”
  “我明天过去一趟。”
  “Yeah,好吧。”
 
  挂断了电话,他躺在床上,感觉从未有过的疲累。想要的就去拿啊,Stark家的人什么时候害怕过?然而此时此刻,他的确是。Pepper知道了又怎样呢,他一样要把这个藏起来,现在已经足够好了,他可以在Steve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在说话的时候望进那双海洋色的眼睛,在开玩笑的时候把他的笑容记在心里,在电影夜悄悄地靠近一点点去感受他身上清爽的肥皂味,没有尴尬的对视后匆忙移开视线,没有勾起后又紧绷的嘴唇,还是队友,Perfect,不需要改变,他不会贪婪得想要更多了。
  然后他想起了电影夜上Steve微笑的唇角,因自己的发言而专注于自己身上的眼神,说话时低沉的喉音,以及墓园里那低垂眉眼间深刻的感情。
  上帝啊,他想要这些,想要得发狂了,他该怎样假装他不想要?

  “我要跟他告白。”
  “什、天哪Tony,你不能在我刚进门的时候就拿信息轰炸我!”
  “我,想要,跟Steve,告白。”
  “我不是要反对你,Tony,只是,你确定你想好后果了吗?”
  “想好了。”
  “真的?”
  “当然。”

  第二天一大早,Tony偷偷的来到厨房,恩....鉴于他上次给Pepper做的那个离成功只差一半了(只要不焦掉就好了),而且没有人不喜欢吃蛋卷,没有人,所以他准备给Cap做蛋卷吃。
  半小时后,第一个成品出锅了,Tony满意地看着蛋卷金黄的颜色,偷了一块放进嘴里,洋葱的味道和蛋腥味混杂在一起,他震惊地看着看上去还不错的蛋卷,原来没放盐这么难吃。。
  第二个蛋卷尝起来还不错,如果忽略边缘微微的泛黑的话,然而Cap马上就要晨跑回来了,根本没时间做第三遍了,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如何自然的让Cap吃下去了。
  Hey,早上好,老冰棍,我上来泡杯咖啡顺便做了点早餐,你要吗?
  不行,这太蹩脚了,首先他的工作室里有咖啡机,然后,早餐是什么?Tony Stark从来不需要早餐。
  Hey,老冰棍,这是我最新的发明,你要试试看吗?可以补充大量人体缺少的微量元素BLABLA....
  这甚至根本讲不通,A,Tony Stark从来不是有机食品啥啥啥这一类的专家,B,这理由就算是睡了七十年的老冰棍也会觉得十分扯淡。
  “Hey,老冰棍,因为我想追求你所以我决定从给你做早餐开始,要试试看吗?”
  除非他疯了他才会这么说,等等,他好像说出来了?周围怎么这么安静?天哪天哪他不会运气差到这个地步吧...
  他僵硬地转过身,是的,因为他是Tony Stark,所以在他面前杵着一根膛目结舌的老冰棍。

  “。。。哦。”Tony僵硬地转过身,向着电梯走去。
  “嘿,等等,Tony,”他身后响起了脚步声。“我们需要谈谈。”
  “不,不谈。”他越走越快,等等,也许他应该开始跑起来。“有那么多种让你知道的方式,我偏偏选了这种最直接,最不浪漫的,你要往我脸上打一拳吗?你真的应该往我脸上打一拳,因为如果我是你我会的。”
  天杀的血清,四倍速度,在电梯门关上的最后一秒,一只手出现在了门缝间。
  “Tony,”Steve那双海洋色的蓝眼睛认真地盯着他看。“我们需要谈谈。”

  “什么叫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Pepper抱着双手,皱着眉看着面前的投影。
  “字面意义上的,在一起,了。”Tony摊手。“对了,其实我煎的蛋卷还不错,不过Cap的煎饼配草莓酱简直就是开了挂的。”
  “你的意思是,你告白了,然后Cap就接受了?”
  “额,差不多?”
  “虽然我感觉你跳过了很多细节,但是我还是要祝福你。”Pepper顿了顿。“为你得到你想要的。”
  “Well,谢谢?”
  “别太得意了,Cap和其他人不一样,你要是还想用以前那种风格来对待他的话...”
  “I know,I know,把高跟鞋钉进我的脑壳?”
  “呵呵,你会希望我是那个给你教训的人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Sir,您与Mr.Rogers的约会将于半小时后开始。”)“好了,不多说了,我有个约会呢。”
  Pepper看着Tony的脸慢慢消失,低下头发了一条短信。
  <<<<
       好好对他,我希望他不会再凌晨打电话给我了。>>>>>

沉迷ow无法自拔中
更新以前一直在玩麦克雷,好不容易稍微准一点了,结果版本更新以后沉迷76天使法鸡无法自拔,昨天才重新玩了一局麦克雷
点法鸡十二枪中一枪
……
她在我十五米左右吧【抱头痛哭
痛改前非打算重新练柯基_(:з」∠)_

一个坑

感觉这个坑写得还可以,希望看看别人的感想_(:з」∠)_

要是算上冻在冰里的五十年的话,Steve应该已经有六十一岁了,也就是说,绝对不适合去学校了,然而显然,魔法界的人觉得这五十年不算数,而Fury校长和Coulson副校长十分希望他能去Hogwards完成他的学业,而你懂的,他显然负担不起房租啊或者是日常开销,于是他同意了。

对角巷之行
Steve坚决要求自己一个人去对角巷,他是个已经61岁的老人了,生理年龄的11岁可不代表心理年龄的11岁。
显然这么想的人不止他一个。
走进魔杖店的Steve看着一个人试着魔杖的男孩子。
他的身材比较匀称,黑色的头发看上去手感很好。
Steve习惯性地打量着男孩的背影。
看样子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Wow,老头,到底是我选择它们还是它们选择我?要我说的话,这些给我的感觉都一般,为什么不直接把你刚刚塞到后面柜子里的那支拿给我呢?”
Steve皱了皱眉。
被戳穿了的魔杖店老板一边一本正经地说:“天呐,非凡的眼光,Stark家族的小少爷果然名不虚传!”一边抽出了盒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非常——非常罕见的组合,十一英寸,柏树的树心,凤凰尾羽。你们一定非常的契合,它自从你一踏进店门就在蠢蠢欲动了。这是一根魔力十分强大的魔杖,并且还十分,十分的有创造力。”
男孩翻了个白眼(别问为什么,Steve感觉到了。),接过魔杖随手一挥。
什么都没有发生。
男孩挑了个眉,无言地看向魔杖店老板。
魔杖店老板的眉毛绞成一团,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不应该啊,这不该是这样的,不对劲,一定是有哪里不对,对,不可能的,梅林啊。”
Steve看到男孩的口袋动了一下,然后男孩怔了一下,难以置信地把手伸进了口袋。
“咳咳,恩,没关系,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魔力还不够无法完成什么“宏伟”的魔法,”Steve看着那男孩缓缓地侧过身子,对魔杖店老板露出一个完美的假笑。“我就要这一支了。”
天呐他长得真好看,看那眼睛,虽然Steve自己的蓝眼睛常常被人赞美,但那男孩的眼睛就好像是他小时候的午后妈妈浇在他煎饼上的枫糖酱一样甜蜜温暖,还有他的睫毛,就像。。。
“Whoa,Whoa,Whoa,你家里人难道没跟你说过这么无礼地盯着别人看是会被抓到阿兹卡班去的?”男孩转过身来面对他,看清楚他的全貌时貌似愣了一下,接着马上摆出一个挑衅的假笑。
真好,一个典型的斯莱特林,Steve心想,我刚刚差点在心里为这样一个小混蛋写了十四行诗。
于是他想也不想地反击了回去:“至少我不会想也不想地就扯出一大堆谎言,真要说起来,阿兹卡班大概更欢迎你。”
男孩的表情一僵,那双原本温暖的棕瞳似乎也失去了暖意,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么,看来是我想错了,”他慢吞吞地说道,“不管怎么说,很高兴见到你,Rogers先生。”
Steve的脑子顿时一片混乱,当他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想问个清楚时,那个男孩早就不见踪影了。
一旁目睹了全程的魔杖店老板扶了扶红色的墨镜。
年轻人啊。。。

Steve的选魔杖过程简直就是灾难,最后他攥着那根十二英寸,松木,龙心腱的魔杖踏出店门时,感觉天空都亮了。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即使不是在那么繁忙的开学前,对角巷依然人满为患,而那些贵族们还在唯恐巫师界人口越来越少。
他漫不经心地一边想着一边往书店走。
突然,他感觉周围好像有些不对劲,他不着痕迹地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身边多出了一个红头发的女孩子。
或许是发现了他的目光,她抬起头,冲他点了点头。
哦,太好了。Steve心想。一个来监视我别惹麻烦的人。
他们就这么沉默地走了一路。
沉默地走进书店,买好书,走出来。
本来Steve还担心书店人那么多那个女孩子会不会挤不出来之类的,一回头却发现她已经抱着一摞书在他面前等着他了。
去买坩埚的时候遭遇也差不多。
那个女孩是不是给自己施了什么咒?Steve想着,也许是忽略咒?
最后要去买长袍了,Steve觉得差不多了,拐了个弯进了冷饮店,叫了两个榛子冰淇淋,坐了下来。
那女孩很自觉地在他对面坐下了,还又叫了一份手指饼干。
Steve深呼吸了一口气。
“好吧,这位女士,请问你”
“WOWNat你对我太好啦!!”
有个紫色的身影猛地扑了上来,扎进了那碟手指饼干里。
“咦,哦,嗨!”似乎是刚休息到Steve,那个一头埋进饼干里的金发男孩嚼着饼干对着他打了个招呼。“Cap,五格里索五门素辣个胡内额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离开的女生狠狠地把一杯牛奶放在他面前,坐回了Steve对面。
那男孩急急忙忙地拿起牛奶喝了一大口,咽下了嘴里的饼干渣,然后露出一脸得救了的表情。
“总而言之,”那个女生淡淡的开口。“我是Natasha•Romanoff,他是Clint•Barton,我们和你一样,是Hogwards的新生。”
Steve挑眉。
“而且我们都是Shield的特工。”
“说真的,Captain,你是怎么做到的?!听说你一挥手就把那个丑八怪给揍上了天!你可只有十岁啊!!你知道吗,Coulson他天天晚上给我讲你的故事!!天呐!!三年了!!又不是说所有人都把美国队长当作童年偶像,”那个男孩儿,或者说Clint•Barton自顾自地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了一眼Steve。“哦,无意冒犯,Cap,我只是那么一说,反正我本人就不是,Nat她也不是,To,额,(Romanoff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俩的一个朋友倒是很迷你,但是他可不能用常理来算。”
说到这里他好像才终于回过神来了。
“哦……我又胡说一通了是不?要我说,这都怪T,那小子就会瞎扯,我都被他传染了。”Barton紧张地舔了一下嘴唇。“总之,很高兴认识你,Captain。”
他伸出了手。
Steve大概用了两秒钟去感叹Peggy一手创办的组织居然落到了选这样的人当特工的Fury手里。
然后第三秒,他握上了那只手。

好久没摸鱼了( ´∵`)
只能说我爱麻雀皮的源,黑头发超可爱!
字丑,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写_(:з」∠)_

一个战场日常(?)

R76, M76向注意
开了一半的车
↖这个人根本不是司机

76作为一个老兵从来没有考虑过该如何面对性骚扰。
偶尔来自敌方的骚扰基本上当场就被他突突了,所以不存在什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情况。
什么,他说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吗?
还有转身见和放E见。

第一次是在准备室里,他正准备冲出去,就看到麦克雷拖着步子向他走来。
“我需要治疗。”
妈的他肯定又去浪了,牛仔,哼。
他拿出生物力场,扔下,准备继续冲。
然后一秒钟前还一副精疲力尽的男人猛地把他按着胸扣进怀里。
他就那么僵硬着身子被狠狠地揉了一个生物力场的胸。
要不是敌方的死神跑过来呆呆呆他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
而且牛仔居然用了左手按住他。
晚上他洗澡的时候发现胸上红了一大片。

第二次是在守点的时候,消灭了一波敌人后大家的血都或多或少残了,于是他放了个生物力场。
原来不知道在哪儿的死神立刻瞬移到他身后。
紧紧地贴着。
他刚准备走开就感觉臀上附上了两只手。
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死神还借着斗篷的掩护又抓又揉。
这次还好,他僵硬了半个生物力场的时间以后终于回过了神,一个肘击就拉开了距离,好不容易做出了很有威严的样子打算撂个狠话什么的,死神直接把他按在了墙上。
“乖,再给我奶一口。”
手上还用力地掐了一下他的胸。
他彻底地不知所措了。
他用眼神向不远处的半藏求助,然后看着向这里走了两步的半藏被绿光一闪带走了。
妈的幼儿源。
还好在死神刚刚拉下他的上衣拉链时,敌方麦克雷冲了过来。
“It's high noon.”

然后他就开始躲着这两个走,没办法,单挑硬杠都弄不死,要是独处的话没人来打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可是有一天晚上看着半藏跑出去追击源氏然后第三天才看到他揉着腰扶着墙出门的人啊。
然而他忽略了他们都住在一个基地,而且他们都知道他的房间。
于是在单方面躲避策略的第二天早上,他一打开门,就被麦克雷用维和者抵着退回了房间。
他充满希望地看着敞开的房门。
一道黑烟飘过。
门关上了。
不好的预感。
“额,你们想干嘛?”他不安地后退了两步离开维和者的枪口,屋子里的气氛说不出的危险。
麦克雷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突然邪邪地笑了,“当然想了,宝贝。”
他又后退了两步,却突然撞上了什么。
臀部受到熟悉的揉捏。
死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背后。
“你昨天躲了我们一天了,”面前的麦克雷也在逼近。“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在这儿干什么了。”
“或者说,”麦克雷的吐息喷在他的脸颊处,“干你。”

背后的死神一手钳住他的腰,一手粗暴地扯下了他的面罩,他向后捅的手肘动作刚进行到一半,双手就被控制住按在了后腰,头也因为被捏着下巴不得不向后仰着。
“莫里森,”死神在他耳边用沙哑的嗓子叫他的名字。“你以为你还能逃到哪去?”
面前的麦克雷轻笑一声,一下子把他的外套拉链拉到底脱到手肘,让死神好把他的双手捆起来。
“杰西,停下来,”他试图打动麦克雷。“你不想这么做的。”
“哦,杰克,”麦克雷一边撩起他的战术背心一边说。“你根本不知道。”
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死神却好像早已不耐烦似的扭过他的头就吻了上来,这个来自故人的吻凶狠而猛烈,他只能怔怔地被卷进故人眼里翻滚的欲望。
莱耶斯这些年面容并不像灵魂变化的那么多,不像他。76还没来得及感怀更多,来自胸口的刺激一下子让他在死神的嘴里闷哼出声。
麦克雷搂住他的腰笑嘻嘻地揉捏他的胸肌,他的背心被从中间划开一道开口。“别管我,我可会自己找乐子了。”
另一边胸口上也多了一只手,76的两边胸肌都在被揉弄着,嘴被死神噬咬着,他的舌头甚至被搅弄得发酸,麦克雷伏在他的肩颈处舔咬着,一阵阵刺激让他不禁双腿发软,差点逸出一声呻吟,他甚至感到下身微微有了反应。

请选择英雄。
抱歉,士兵76暂不可选。
抱歉,死神暂不可选。
抱歉,麦克雷暂不可选。

光天化日之下R76二人白日宣淫你侬我侬,连托比昂都看不下去了!!

试了一下逗川新视频里的自定义玩法,果然很好玩,突击模式三十分钟根本不够用啊!

感觉我玩游戏开黑语音就特别喜欢碎碎念,有点烦,有的时候碎碎念了一大堆队友一句话不说就实力尴尬,我话有的时候真的好多,大概不录个视频下来自己看看都不知道有多烦,因为开黑队友都不会说我,打野队也不喜欢开语音,所以自己有多烦一点自觉都没有_(:з」∠)_
决定了,明天学学怎么录视频吧!

打快速碰到一个死神!!
每次都绕后!!
每次都被我发现!!
然后我打不过,跑(泪,用麦爹然而打不准)
用闪光弹晕住然后战术翻滚跑
然而还是被他追着打死
这么一来一往大概三次
然后我终于鼓起勇气跟他正面刚
打得他shift了
然而他也不去吃血包,于是我就等他现形(他大概还四分之一多一点血)
然后他现形那一瞬间我俩同时出手了
于是都死了_(:з」∠)_
然后死状是他死在我怀里(* ̄m ̄)
啊我愚蠢的师傅哟【不。
后来因为被队友要求换大锤就换了
然而看到他就直接兴奋地shift出去
唯一撞到的一次还被天使拉起来了_(:з」∠)_

玩进攻国王大道
对面第一个点第一波没撑过去(两个堡垒)
回来了以后直接换出来三个堡垒
我:(눈_눈)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本来我还想换源去针对一下的,结果这些堡垒动不动就到处走,而且队友也很靠谱,于是很顺利地推到了最后的死亡拐角。
对面又切了两个黑百合出来
我:(눈_눈)
一升空就被打掉啊!根本没法打堡垒啊!!
猝不及防地交了一波小团灭
然后我再回去的时候发现两个堡垒直接摆车上了
果断绕后开大
弄死了两个堡垒和车边上的一个黑百合
↑上了最佳
然后还是寡不敌众死了
不过对面好歹换了阵容
换了个DVA
我:(눈_눈)
现在的人怎么一言不合就换堡垒和DVA……

法鸡真好玩……
不过路人局神坑,队友没人选治疗也就算了,毕竟常年路人局DJ的我都放弃了治疗,然而对面不但有治疗还是天使!!
对面俩法鸡都没我会玩,但是人家有天使跟着奶啊!!
我一上天就被76和源点
源的小飞镖还挺疼的
没有人权(* ̄m ̄)
还是我不够强啊_(:з」∠)_
够强的话就不用管这种小细节了【并不
说起来现在路人局老是碰到打不过就掏堡垒/DVA的对手
一个不行就两个
作为对手实在太那啥了。